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金融

一个人的远方江山文学网

2019年07月14日 栏目:金融

张惠是在一个人的旅行当中认识齐清的。  那时,五月的杭州城,犹如一朵含苞欲放的荷花,弥漫着朦胧、与清新的气息,因为西湖选择杭州,开始一段旅行

张惠是在一个人的旅行当中认识齐清的。  那时,五月的杭州城,犹如一朵含苞欲放的荷花,弥漫着朦胧、与清新的气息,因为西湖选择杭州,开始一段旅行生活。到达杭州时,偏偏下起了大雨,没有想到次来到这个美丽的城市竟然是哗啦啦的大雨迎接。在完全陌生的城市,张惠感到一种无策,Uncle的电话挽救张惠的不安,让一位名叫齐清的朋友来接应,据说齐清是uncle大学很要好的同学。就这样张惠也突然感到陌生无策过后的平静,天空中的雨也渐渐地小起来了。  “到哪儿了?”张惠再一次地试探。因为齐清说过半个小时就到了。这时都过去四十分钟了。每看到一辆的士在眼前停下来时,张惠的心有点紧张,因为不知道这个齐清或是什么样的人?心里没有过多的憧憬,也没有过多的惊喜。张惠想,旅行都只是过客,如果不是Uncle的邀约,张惠是永远不会认识齐清,这一辈子将会失去一个好知己,失去一段人生的记忆。这通常就是很多时候,意外就是种美丽的收获。  “到了,到了,你在那里呢?”嘟嘟。信息的提示声。张惠想他应该就在附近。顺着人群放眼,都没有看到那个身影像似。张惠猜测:他是英俊潇洒的帅哥呢?还是成熟稳重的中年人呢?他应该是个年轻青春的多一点。马路车来车往,行路的人们在五颜六色的雨伞中也加快了回家的脚步。哪一个身影又是呢?张惠心里直问了下。当张惠扭过头一看时,只见一个个子不高,眼睛睁得很大,像是秋天的梧桐花一样,有着收纳万物的大气眼光。当张惠的眼神与他的眼神想对视的那一刹那,张惠突然知道:眼前这个相貌不扬,看上去憨厚朴实,远比张惠想象中要还要活力的年轻人就是等待中的齐清。  “你好,我就是小惠。”礼貌性地打了个招呼。  “你好,让你久等了,不好意思,因为下班时间高峰车多人多,打的都很难,我一下班就过来,其实路程不远,就是交通堵塞了点。真是不好意思。”齐清有意的着重了不好意思四个字。连续的两个不好意思,张惠感觉到了齐清确实是及时守信的,只是客观因素,让张惠在时间内没有见到他。  张惠微笑地说到:“没有关系,能见到你,我非常高兴。”说完这句话时,张惠有意识地看了他一眼。因为张惠一向看人先看眼神,不是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吗?他的眼神始终中透露出一种亲切。张惠看到了,更感受到了。在陌生的城市里面对一个初次见面的人,却是这般投缘。因为陌生,所以一切都是未知的,一切都是自然的。  “走,我们去找个地方吃饭。”他亲和地说道。雨还在下,不过是点滴的毛毛雨。他们就这样混进了车水马龙中,走在这个完全陌生的街道上,张惠充满了一种好奇与新鲜的感觉,这与张惠多年生活在山城的感觉不一样,一切都是崭新的。齐清彷佛看出张惠迷茫过后的惊叹。有意识地说起杭州城的历史、风景,张惠听得津津有味,雨落无声,心中有回音,在他风趣幽默的话声中,张惠感觉不像是刚刚认识的,像是多年失散的朋友再相聚。这种感觉是很难遇到的,早已消除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孤独失落感。  走着走着就到了吃饭的地方,这个餐馆的生意很火爆,好不容易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座位。“坐下吧,呵呵,你一定饿了吧。”齐清关心地问道。  “是的。有点饿了,一天都没有吃饭呢。”张惠毫不客气地说道,面对这样一见如故的齐清,张惠自然而然地放开了声音。要知道张惠是一路风尘地赶到杭州,拖着旅途中的疲惫,已经不觉得饿了。  因为吃的是火锅,从齐清点菜的程序来看,他应该是很懂得生活的人。竟然有张惠爱吃的土豆,爱吃的豆腐,还有青菜。进餐时,他说:“来点啤酒,可以不?“虽说无酒不成宴,但是张惠从来就不会喝酒。  张惠委婉的谢绝了:“喝点饮料吧。”  “服务员,请过来下,我们需要点杯饮料。”齐清一边用左手示意着。张惠诧异着他的请字,因为自进入餐馆来,齐清一直是这么很有礼貌地对服务员说话,这个请字时刻都是挂着嘴边的。张惠的敏感发现了他一定是一个很会尊重人的,感觉对眼前这个他,张惠也多了几分尊重。  “你平时和别人说话,都这么礼节到位的嘛。”张惠惊讶着。  “是啊,要想自己赢得别人尊重,首先要尊重别人,即是别人不尊重你,那是别人的事情,自己做好了就无愧。”齐清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张惠,一边搅拌着火锅里的菜很畅然地说道。  这句话从小张惠就听说过,但是此时一个因为工作压力过于紧张而逃出在外的张惠再听起时,张惠多了几分思绪。是的,张惠又何尝不是这样尊重别人呢?但是现实中很多时候,你对别人的尊重只是换来一种轻视。张惠镇定自己的情绪,不再想起工作上的事情。“你说的是很有道理,但是道理和行动是两码事情,做与不做只是一念之差,难道别人不尊重你时,你还会微笑?”张惠反问着。  “呵呵,微笑又怎样了,做人要大度些啊,是吧。”他故意地朝张惠做了个鬼脸。  张惠笑了,发自内心的笑,起初觉得是70年代初的人,怎么交流起来让张惠感到没有年龄的差距。张惠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越看越年轻,莫非真的是俗说男子不显老,即使老的娶不到媳妇也比女生珍贵。张惠在齐清身上如实地感受到了。“没有想到你这么好玩,和你聊天很开心。”张惠不小心露出了两颗小虎牙。很少见自己这么露齿的笑。“  是吧,生活就是图得开心嘛!”齐清的语调怎么听起来都是轻松自然的。  “呵呵,那你有不开心的时候吗?”张惠紧随着他的话题,想更清楚地知道眼前这个让张惠一见如故的男人是怎么面对困难或失落。因为张惠正是在困难中寻找一种解脱。  “不开心啊,就听听音乐,舒缓的,觉得马头琴不错,悠扬自得的,反正尽量往好的方面想,都是雨过天晴的。”齐清不停地忙着给张惠夹菜,又忙着帮张惠解惑。  一听说是听音乐,张惠当然兴趣就来了,张惠的生活是离不开音乐,通常因为音乐而感动生活,是个情感细腻丰富的人。“哦,马头琴,我爱听,尤其是《天边》。”张惠仿佛是遇到了知音,一口气说着。  “《天边》的旋律宛如三月的风,四月的云,五月的花儿……”齐清开始了音乐的意境。他们一直徜徉在音乐的话题中开始了成长、生活的故事,包括他的爱情和婚姻。  2  如果张惠要是在青春的季节认识这样个子不高其貌不扬的齐清,可能不会有那么多的想法感慨。即使是选择男朋友,标准是没有达到的。但是在张惠这个曾经与真爱擦肩而过的年纪里,能够与这样一个幽默风趣、体贴关怀、善良顾家的男生生活一辈子张惠是愿意的。这也许就是一个时期一种心情改变一种生活态度。  张惠心里自私地想到他会不会没有找对象。但是张惠没有相信自己的直觉:“不介意问问,你爱人在哪里上班?”  张惠秉着呼吸听他的回答。虽是一秒钟的失望,但是却换来一生的祝福,当张惠得知他已经有家了的答案时。  “哦,我爱人在移动公司。”一脸的幸福感,齐清一边把兜里的钱包夹拿了出来,“瞧,这是我和爱人的结婚照,这是我女儿,四岁了。”  照片上的这个新娘没有张惠想象中的迷人漂亮,但是张惠从眼神中看出了新娘一生的自豪与满足。他们的相貌还真是有点相似。“挺有夫妻相的,这个小朋友特可爱,齐齐的刘海,大大的眼睛,像你。”张惠的目光始终紧跟着新娘的样子说道。张惠似乎又想起妈妈常说的,通常是相貌平平的人会嫁一个好男人。为什么碰不到呢?张惠始终保持着微笑,双手合起钱夹,双手替给齐清,咽了咽口水,不紧不慢地说道:“祝贺你,这么幸福美满的家庭,你爱人一定是个贤妻良母。”  “呵呵,是的,我们谈恋爱时,我就发现一个细节做得很到位,一直保持着,我很感动。“齐清得意地说道。  “什么细节?”张惠迫不及待地问道,因为正处于在情感迷茫徘徊的张惠真想知道一些有关恋爱的经验。  “我每次去她家吃饭时,回来的时候,总是把门敞开着,目送我下楼,直到看不到我身影为止才会关门,这是其一,还有时每次吃饭时,都有我喜欢吃的菜。”齐清的眼神里透露了一种美好的回忆。  这样的细节是一个女生喜欢上一个男人平常的细节了。张惠不足奇怪,如果是张惠爱上一个男人也会这样做的,但是通常生活中没有出现这个人。“哦,那是,证明她很喜欢你。”张惠用女生的直觉说出来。  齐清所说的细节只是让张惠悟到了感情的事情是一种相互的感觉和钦慕。  “对,你知道吗?当时的我刚到杭州上班的时候,连找对象的勇气都没有呢?”齐清这一句的反问。  竟引起了张惠的惊讶,是百般的惊讶,如此自信幽默的男生怎么会没有勇气找对象呢?“不会吧,你是个很好的人啊。”张惠的感觉一直这样告诉自己。  “我知道自己是好人,我只是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孩子,但是在城市里生活下来,要的是实力。”这句话也说出了张惠的心声。时间会成就一个人,也会堕落一个人,在于自己的把握。张惠认为齐清是一个善于把握时间的人,也把握了自己的幸福。他的话竟勾起了张惠从前的回忆,因为张惠现在是不安于自己拥有的一切,年少已走远,留下一颗童心在安慰。  火锅的热气一直在往上冒,他们的晚餐基本是聊天,话题伴着这腾腾上升的热气绕过一圈又一圈,让张惠的思绪从过去到现在走过一遍又一遍,与齐清的一番聊天,张惠多了几分坦然。因为明白有一种交流是学习,有一种学习是快乐。饭后,他们离开了热闹嘈杂的餐馆,或许那个角落一直还留着张惠们聊天的笑声与身影。  又重回了刚刚被雨水冲洗的马路,街上的人明显地少了起来,齐清提议说去看看西湖的夜景,边走边看,边聊边笑,或许有一种陌生是久违的熟悉,如果要用时间来计算张惠认识齐清的话,仅仅不超过5个小时,但这久违的熟悉已远远超出了时间的价值,是注定的,张惠相信注定,注定在这个时候安排他们的相遇,注定他来解惑张惠的紧张、困惑、迷茫。夜已深,张惠很少在这么安静的夜还如此清醒的走在外面领略风景,要数这样的情形恐怕是次,对于一个未出闺房的张惠通常是拂晓而起,月出而睡。五月的风是多情的,走在岸边,张惠的短发直直的吹了起来,这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张惠看不清自己在湖泊的倒影,一层层的薄雾驾驽在湖面的上空,看不清一望无际的西湖到底是属于什么颜色,也不明白自己的将来是属于哪一种颜色。  张惠站在岸堤上,风儿把头发装饰的自然飘逸,随着风的路线,张惠情不自禁的说道:“齐清,我为你生活在这样的城市而感到骄傲幸福,这么美的湖,美的风,即使没有月光点缀的夜晚都是这么迷人风情。”  “是的,你看这里的水是活水,一个月更换一次,这头是出口,那头是入口,不停地更换所以才这么清澈,惹人喜爱。”齐清摆出了一个导游的姿势。顺着他热情双手的指引,透过路灯,张惠隐约地看到了荡漾的碧波,一浪一浪地向靠来,这是出口,顺着风的方向,张惠辨认出了。  “问渠那得清如许?”张惠感慨道。  “为有源头活水来!”齐清迅速地说着。说完后,他们竟然相视笑出了声音,难得的惬意。或许在生活中,也有很多不如意地,又何尝不像这湖泊的水一样,不断更新呢?去掉忧伤,迎来欢乐。在一个人的远方里,张惠顿悟了这个简单的道理,张惠是用身心地感受到的。那一夜,张惠始终没有说出自己的心事,但是心事已经随这湖水一样悄悄地流向远方。感谢齐清给张惠这么好的意境。张惠一直认为旅行只是驿站,短暂的驿站,根本没有想到后来张惠与齐清结下了一生的友情,张惠应该叫他大哥,对于从小就失去家庭温暖渴望关心的张惠倍感温暖。或许注定在张惠人生25岁的又一个分水岭里有一个亲人在关爱张惠。这个人就是齐清,他在远方,在张惠常常怀念的远方。  3  从杭州回到张惠熟悉的山城,又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工作、学习还是一如往常,只不过是偶尔都会想起齐清,想起和他在一起的5个小时,想起一起走在岸边的情景,那时的风,那时的雨,那时的笑声,那时的一情一景都刻画在张惠人生的画卷上。一种不能忘却的记忆。张惠也悄悄地喜欢上了他的城市,开始关注有关城市的一切。  在一个安静的下午,张惠又想起了齐清,记得他说过,回到山城后,记得打个电话给他,答应的事情,是要做到的。“你好,请问是齐清吗?”张惠温和地说道。  “呵呵,我知道是你!”没有想到齐清竟然这么熟悉张惠的声音。这是他们的第二次通话。次是在同一个城市,而这次是相隔千里。次是彼此间都不知道长什么样,而这次是听到声音就能想起那张微笑的脸庞,一次比一次的更为亲切感。齐清是调皮诙谐可爱的形象。  “怎么样,一切都还好吧”齐清在张惠都还没有反应问为什么这么熟悉她的声音时,他热忱的关心道。  “还可以,老样子了,不过我几乎要得心理病了。”张惠忍不住透露了自己当时的心情。  “呵呵,你不是心理医生吗?怎么可能?我不相信”。因为从认识张惠的时候,齐清一直就感觉到她的纯真可爱像小孩子,“怎么会有烦恼呢?”   共 610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治疗原发性早泄常用到的方式有那些
昆明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http://kmdx.qm120.com/lj612/
颞叶癫痫病会出现哪些症状

上一页:愿爱满人间

下一页:友情大于爱情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