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汽车

法神直播间 百一十八节:出发

2019年09月26日 栏目:汽车

法神直播间 百一十八节:出发夏日正午,太阳正悬当空。明晃晃的太阳肆无忌惮地散发出灼人的热量,像是要把大地烤焦才舒心,而在烈日的

法神直播间 百一十八节:出发

夏日正午,太阳正悬当空。

明晃晃的太阳肆无忌惮地散发出灼人的热量,像是要把大地烤焦才舒心,而在烈日的炙烤下,地面不断地蒸腾起热气,一眼看过去空间仿佛都扭曲了。

诺曼打开右手边的车窗,头还没有伸出去,一股热浪就迎面而来,令他的呼吸都不由一滞,鼻腔有那么一瞬间仿佛燃烧起来。

他顿了顿,等到自己的身体适应了这股热意之后,才把脑袋从窗户里探出去,前后张望了一下。

可以见到,他现在是在一个车队当中,前后有许多马车。

所有马车都把车门车窗关得严严实实,以隔绝正午的暑气侵入,而在马车阵列中,还有不少人行走期间,跟着移动的马车往前走。

那是使节团的后勤人员,负责做饭打扫等一切杂活。

这些人往往都是三四个一起,好像不嫌热一样挤在马车的阴影里一边遮凉一边走,但是那样做并没有什么效果,因为现在是正午,太阳从正上方照下来,使得每辆马车的阴影都很小,那么小的阴影根本不可能同时容下三四个人。

而那些没能挤进阴影里去的,只能用衣服把自己严严实实地包裹了起来,否则正午的烈日长时间炙烤之下会把人的屁股烤得卷皮的,那种滋味可不好受。

诺曼把视线抬高,向前方远眺,远远地能够看到使节团前方的骑士们,但是也就这样了,再过去就是一片空白,直到天际,看不到半点人烟。

诺曼把脑袋缩回了马车里,把车窗紧紧关上。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他的脑袋上已经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正当他要伸手去擦的时候,伊莎贝拉递过了一条手巾。

不得不说,找个女仆除了可以满足修炼的需求外,还是有很多好处的。

诺曼心中感叹着,接过了手巾擦了擦头上的汗,然后重新递还给了伊莎贝拉,视线却是在她的身上驻留住了。

这倒不是他想看,在他看来,自己的这个女仆并没有什么好看的,他之所以看她完全就是为了给那些水友们看。

“可以可以,这女仆装的做工还是不错的,款式正确,该有的款式基本上也都有了。”

“面料还是差了点,还有就是没有蕾丝边,甚是遗憾。”

“你也不想想这是什么世界,蕾丝那多贵啊,现在主播可不富裕,为了个蕾丝边日子不过了吗?”

“闲着也是闲着,让她唱个歌来听听呗。”……

诺曼一边听着这些水友们的弹幕,一边想着自己的心思——这两天下来他算是把《赶海经》彻底地运用到了自己的生活当中,基本上睁着眼睛的时候都在运转。

兰斯洛特提议的这种训练方法确实有效果,特别是在他学会了和水友互动之后,这种训练方法的效果惊人。

就拿他的精神力来说吧,之前他每次冥想的时候,摇个七八十下星空就到顶了,摇不动了,但是采用了这种方法之后,只是两天的功夫,他现在多已经能一下子摇97下了!虽然还没破百,但是进步的效果是肉眼可见的。

而精神力增强的后果带来就是他的魔力也随之增长了。

以前他冥想空间中以通天柱为圆心的魔力之海只有一小滩,超过的部分就算是他继续摇晃星空催生魔力落下,也积蓄不住,会从边缘流失。但是经过这两天的的修炼之后,他敏锐地发现他的魔力之海稍微大了一些。

那是一种肉眼发现不了的变化,如果不是他的精神力超常的话也发现不了。

虽说这么一点总魔力的增长还是无法让他有足够的魔力施展出法术来,但也要看到这只是他两天的努力下才取得成果。以这种速度,诺曼敢断定不出十天,他就算只用现在的这种念咒速度也能把自己会的那个法术施展出来!

也是因为这种修炼方法确实有效,所以诺曼才会如此积极地配合,每天都拉着伊莎贝拉这个“丑女”聊天

法神直播间  百一十八节:出发

就像现在。

“你会唱歌吗?”

这是诺曼听进了水友们的意见,想让伊莎贝拉唱首歌来听听。

这个蓝头发的女仆干工作还是很称职的,就是平日里不喜欢说话,所以诺曼还以为她会说不会,结果没想到伊莎贝拉犹豫了一下后,就道:“会。”

诺曼于是道:“那你随便唱一首来听听。”

水友们趁机纷纷点歌,又是一波大弹幕袭击,什么《小蛮腰》,《***》,《八连杀》,《吹喇叭》,全是诺曼听不懂的东西。

诺曼这两天在互动中也学到了不少,知道并不是每一波节奏到要回答,所以也就装作没听到,由伊莎贝拉自己去发挥。

但是他马上知道,自己让伊莎贝拉唱歌的这个决定有多么错误。

“令人惊叹的恩典,它是那样的甜美……”

诺曼心肝儿一颤,腿一软,差点从马车里的坐板上摔下来。

伊莎贝拉唱的是一首很常见的圣咏《天赐恩宠》,歌曲的内容是对父神的赞美,因为每年经过村子的那位吟游诗人也会经常唱这首圣咏,所以诺曼还是知道的。

可也是幸亏他知道这是《天赐恩典》,不然的话还真听不出来……

音乐无国界,音乐无世界,虽然那些水友们有许多都还听不懂通用语,但那并不妨碍他们欣赏这位姑娘的歌声。

“我去,我错了,大圣赶紧收了神通吧!”

“自己人,别开枪!”

“死亡歌姬,这歌声直击我的灵!。”

“姑娘别唱啦,总担心你一口气就要上不来了。”

“我感觉很难受。”……

诺曼也感觉很难受,他今天才知道原来一个人的歌声还能有这么强大的杀伤力。

这歌声要是放在他们村子里,能把狼给招来。

诺曼一张口,就要喊伊莎贝拉别唱了,突然感觉自己身体猛地失去了重量、像是要飞起来!

但是这种感觉只是一瞬间,马上就没了,而伊莎贝拉似乎也有这种感觉,那惨绝人寰直击灵魂的歌声戛然而止,一脸怔。

什么情况?

诺曼和伊莎贝拉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茫然,但是紧接着外面的声音突然喧嚣起来。

因为现在是正午太阳正毒辣的关系,外面那些行走的可怜人都被烤得没力气说话了,安静的很,怎么一下子吵起来了?

诺曼就要伸手去打开车窗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但是还没等他的手伸出去,马车的车门就开了,他的贴身侍从马里奥坐在门口往里面瞧了一眼,见到诺曼安然尚在,这才松了一口气。

诺曼却没有看他。

他的视线已经全部被车门外的景象吸引住了:只见外头毒辣的太阳已经不见了,天气一下子凉爽起来。而和太阳一起不见的,还有荒漠、灌木丛、偶然能见到枯死在路边的树干等等,一切都不见了。

甚至连大地都不见了。

举目望去,一片虚无,他们就在虚无当中。

伊莎贝拉一首死亡之歌……把他唱得产生幻觉了?

酒泉治疗性病方法
酒泉治疗性病费用
酒泉治疗性病医院
酒泉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酒泉治性病好的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