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生活

叶檀中国制造业该向德国学习什么

2019年08月15日 栏目:生活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周末展开了第七次中国行,作为民间欢迎仪式的一部分,一份 看,这就是德国制造的图片 广泛流传,笔者收到了三次。在各种精美的德国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周末展开了第七次中国行,作为民间欢迎仪式的一部分,一份 看,这就是德国制造的图片 广泛流传,笔者收到了三次。在各种精美的德国制造图片中,人们感叹于高精类的技术、工人的专业素养,认为那才是高端制造业 化境 。

  沉浸于臆想战斗的人,睁开眼睛后会认清楚一件事,德国是中国制造业的老师。百年前是,百年后的现在,依然是。

  只有不惮于承认先进者的优势,并勇于学习这些优势,中国的制造业才能取得进展。德国是制造业的前辈,如何在基础制度上为企业搭建稳健的发展框架,如何在细节上打造精密的制造体系,这些都是中国在制造业转型升级中亟待解决的难题。

  从实用主义角度出发,中国制造业需要专利与技术,如中国精密机床、核心零部件,主要来自于德国、日本、以色列等国,中国沿海数百年升级的精密制造型企业处于残酷的竞争之中,这些企业需要技术解脱专利瓶颈。超越实用层面,观念的变迁更加重要。德国与美国相对自由的市场不同,政府在市场中起到非常大的作用,各种监督各种福利,有一个在德国的朋友讲述了德国钢铁企业所受到的保护与监管,政府绝不会对大量低品质钢厂扎堆袖手旁观。

  如何在发挥政府作用的同时,守住政府与市场的边界,既规范又自由,是中国市场经济到现在没有迈过去的难题,与其到新加坡取经,也许不如直接到鼻祖德国取经,取回清末就没有取回的真经。当时我们买椟还珠,向德国购买坚甲利炮与战舰,虽然早期的刑律、民律等主要取材德国,却没有来得及施行,坚船利炮逐一沉没。作为象征人物,铁血宰相俾斯麦与李鸿章的对比令人唏嘘。

  德国政府与市场守住各自边界,政府本身受到国会与民众的严格审视,不可能逾越法律授权,只要在法律边界之内,企业与公民就是自由的,他们的权利与产权受到严格保护,无人能动。对于政府介入型的经济体而言,如果是法治市场,就会成为德、法模式;如果是权贵市场,就是印尼模式。

  发展经济需要以理性头脑建立基础制度,从金融、教育到标准制订,德国有一整套完备的模式。

  德国中小企业融资难通过政府的优惠政策,与大量中小银行银行、增信金融机构的存在得到解决。在机构上,除德意志银行等少数大型私人银行外,德国从储蓄银行到州立银行,从复兴信贷银行到担保银行,再到合作银行,近2000家银行无不把中小企业业务视为重点。德国有受到监管的政策性银行利用政府信用优势获得低价资金,向商业银行批发资金;有担保银行负责中小企业融资增信工作,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对中小企业贷款进行反担保,承诺如发生损失政府将承担其中较大部分,贷款风险在两级政府、担保银行、贷款银行之间的分摊。还有近2000家银行服务于当地企业,不以做大为目的,以控制风险不可能被击垮为目标。

2017年香港大健康战略投资企业
个人征信牌照难产互金协会牵头成立信联
天津金融Pre-B轮企业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