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美食

今年哈尔滨市秋菜产量达295万吨价格比去

2019年10月13日 栏目:美食

今年哈尔滨市秋菜产量达295万吨 价格比去年低了三成哈尔滨10月22日讯 哈尔滨市一些菜农还没从夏菜超低价带来的打击中回过神来,新一轮的

  今年哈尔滨市秋菜产量达295万吨 价格比去年低了三成

  哈尔滨10月22日讯 哈尔滨市一些菜农还没从夏菜超低价带来的打击中回过神来,新一轮的忧伤接踵而至:本埠秋菜价格一降再降,白菜从0.2元/斤跌到0.08元/斤,土豆0.62元/斤,大葱低至0.2元/斤,相较去年,价格降了三成。

  当众多的白菜、土豆在地里为自己多舛的命运“担忧”时,也有一些秋菜搭上各种交通工具,开始了南方之旅。不过,这些“远行”的秋菜,有的仍然是一场“苦旅”,有的则搭上了幸福的快车。

  供过于求,没窖秋菜冻在地里

  从市区到城郊,市场上、马路边、小区门口,满眼都是白菜、土豆、大葱,在道里区老机场路上新农镇的街道两边,整车的秋菜参差不齐地占据了半条马路,菜价的走势如同寒风一样,刮得菜农心里阵阵发冷。

  今年全国秋菜一片大丰收的形势,让哈尔滨市109万亩秋菜陷入困境。了解到,今年秋菜价格整体比去年下降近30%,一斤白菜八分到一毛五,一斤土豆五毛到六毛二,一斤大葱一毛二到两毛,由于价格低,外运菜商不来了,内销菜需求量过少,秋菜供大于求。

  其中“伤”得重的是白菜。据悉,目前上市的白菜只是白菜总产量的三分之一,大部分白菜还在地里。再收上来的白菜一部分用做窖储,一部分用来外运和内销。哈尔滨市农委蔬菜处统计数据显示,尽管哈尔滨市窖储容量已增至40万吨,但很难容下百万吨的秋菜。南方菜商减少,那些无法窖储的白菜,终的命运就是彻底留在地里。

  10月10日,道里区新农镇一场村的杨福兴守着一车白菜苦等买主,“两天前我这白菜还绷着0.13元/斤卖,今天市场价就降到0.1元/斤。这车白菜是今天凌晨两点钟在地里挖的,大概5000多斤,只能卖上500块钱。可没办法,菜地里还有4亩白菜,离霜降还有十来天了,要是卖不完,就只能冻在地里了。”

  在批发市场,白菜卖上0.15元/斤算是今年的高价。可尽管如此,菜农也没有利润。杨福兴算了一笔账,一亩地产白菜8000斤,按卖到0.15元/斤计算,农民收入是1200元,而一亩白菜种子的成本是100元,农药100元,化肥400元,人工费300元,一亩地的纯利润只有300元,如果白菜低于0.11元/斤,菜农就得赔钱。

  今年的蔬菜行情让二场村的白守义不由自主地出了一身冷汗:“去年菜价高,我还寻思着承包几亩菜地呢,因为租地价格没谈妥,没租到地,现在想想真是后怕啊,如果我承包了菜地,今年我就倒霉了。”同村的牛振就是这样的“倒霉人”之一,去年他以600元/亩的价格承包了10亩菜地,今年每亩菜地倒贴300元。

  白菜滞销,土豆和大葱也没好到那儿去。向东村王东升的两吨土豆存了10天才出手,这10天里,他坐立不安。没有冷窖,他的土豆存不住,可卖到0.5元/斤都没人要。,这些土豆还是靠看大秤的王博才找到了销路。王博算是菜农的“小灵通”,他常年给菜过秤,认识不少菜贩子,菜农找他卖菜,菜贩子找他买菜。但今年,王博不那么“灵”了,“我帮老赵卖土豆,卖了8天也没找到买家,联系到绥化一家淀粉厂,这才把老赵家土豆卖出去,价格是低了点,也总比扔了强。”

  “化装”上市,包装菜商赚了大头

  当别的白菜在寒风中苦等买主时,新农镇新兴村的白菜却披上“红装”,坐上汽车,去上海、浙江“旅行”。

  但这也是一场“苦旅”。南运的白菜以0.12元/斤被菜贩子收走,菜贩子再按照买主的要求,为白菜去帮去根逐棵包装,以0.18元/斤出手。而这些白菜在上海、浙江的批发价是0.5元/斤。据了解,每年菜贩子都会到新农镇收购白菜,再组织一批人给白菜打包装,细算下来,一车20吨的白菜,包装时间只需3天,菜贩子少能赚到400元,而20吨白菜是菜农5亩地的收成,总利润多只有500元,其中不包括菜农全家一个多月种菜的劳动成本。

  南方人偏爱东北白菜,产自黑龙江的白菜甜脆、水分足,但由于东北白菜包装“简单”,他们不愿到东北收菜。唐山的李凤海专门为唐山市盛鑫蔬菜加工公司采购白菜,半个月来,他已向唐山发了6车白菜,共计170吨。“我要的白菜必须是去帮去根,以10棵为一袋,装到干净的玻璃丝袋子里。运到唐山后,公司有专业的包装人员为蔬菜包装,去掉外层脏、烂的菜帮,把每一棵白菜都用防潮纸包上,装到带有公司名称的塑料袋子里运到全国各地,只有这样包装,白菜才不会发霉腐烂。”李凤海说,现在这个时候,白菜运到广州,零售价是1元/斤,一棵白菜能卖上两块多钱。“如果这里的白菜都像我们公司那样包装销售,估计我们这些菜商没钱赚了。”

  山东是蔬菜主产区,可李凤海很少去,因为他在山东很少能收到哈尔滨这样的“裸菜”,“山东有专门包装队,他们帮菜农把白菜包得十分精致,然后直接发往全国各地,根本不需要我们"倒手"。”不仅是白菜,山东的大葱包装得更精致。山东章丘以产大葱闻名,当地外销的大葱都有独立包装盒,10根大葱去掉枯叶和根须,放到半米多长的包装盒里,售价100元/盒。李凤海说,在当地,章丘大葱是当做特产送给亲朋好友的,绝不会像哈尔滨这样,简单地打上捆在路边叫卖。

  缺少产品包装,更缺乏市场联动,菜农的命运只能被市场左右。李凤海告诉,包装是蔬菜销售的环节之一,为了以的价钱把菜卖出去,公司在全国各主要城市都有“联络人”,唐山总部有专门的人员每天守着电脑查看全国各城市的菜价,那个城市缺那样蔬菜,他们立刻通知驻守在蔬菜主产区的采购人员收菜,再通知当地联络员找买家收菜,从蔬菜主产区采购、包装到运送到市场长不超过8天时间,“蔬菜输运延误不得,稍有迟缓,公司可能赔上几十万元钱。”

  高大上,搭乘“专列”的土豆

  包装、销路是当下哈埠菜缺少的,呼兰成伟蔬菜合作社开辟了这样一条“快捷通道”,合作社的土豆就有了别样的命运—搭专列南下。于成伟说:“今年已经运出去1万多吨土豆了,虽然价格没有去年高,但还算合理。”

  呼兰区沈家镇三家村以土豆闻名,种植面积数千亩,土豆年产量数万吨,2008年注册了“哈三家”牌商标。但由于各家各户还是单打独斗种田,靠运气赚辛苦钱,菜贩子来收土豆,农民相互压价,导致土豆价格越来越低,菜贩子拿着低价收购的土豆,高价卖到南方,大部分利润落到了菜贩子手里。沈家镇三家村支部书记于成伟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只有握拳出击,土豆才能给农民带来的财富”。

  2012年,于成伟考察了广州、东莞和香港三大蔬菜批发市场,发现南方人专挑东北土豆买,价格比农民地头价高出三倍甚至还多。于是,于成伟找到了广州、东莞批发市场的土豆经销商,签订了随行就市的意向性协议,约定如果南方市场的土豆价格超过哈埠价位一定数额,便将哈尔滨土豆南运。2012年9月,于成伟申请到了一个一次运输量为2400吨的专列,这也是哈尔滨市“土豆南运专列”,当年,三家村的土豆丰收后,农民不再与菜贩子侃价,而是把土豆全部送到成伟蔬菜合作社,火车载着十多节车厢的土豆长鸣一声开往广州。

  于成伟认为,土豆南运对提高“哈三家”牌土豆知名度非常有利。但“虽然有政策扶持,能扩大知名度,但也不能不讲效益。”10月中旬,哈尔滨土豆价格为0.62元/斤,南方合作商给于成伟的报价是0.8元/斤,于成伟计算,启动土豆专列运送的价格必须高于1.1元/斤才能赚钱,他在等待南方合作商提高报价。“如果土豆价格低,估计今年的土豆专列就要停运了,但并不代表土豆专列就此停运,无论是丰收还是歉收,土豆专列是农民的保障。有它在,农民种地才会无后顾之忧。”

  蔬菜价格 菜篮子

中医减肥
新机上市
白羊座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